不论油价怎么涨,打工人的上班神器,还得是它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刘文杰 郭梓昊

3月31日,新一轮国内成品油零售价调整窗口开启。折合升价,92号汽油、95号汽油和0号柴油价格均上调0.09元/升。按一般家用汽车油箱50L容量估测,加满一箱92号汽油将多花4.5元左右。

目前,国内成品油价已经连续七次上涨。网上关于高油价的段子频出,如“加满一箱油可以买辆单车,加满两箱油可以买个小电驴,加满三箱油可以买个摩托车”。

油价高涨也引发了打工人是否换两轮电动车通勤的讨论。然而,让打工人意想不到的是,作为“小电驴”的主力代表——电动自行车也涨价了。

根据电动自行车品牌小牛电动此前发布的公告,受上游锂电等原材料大幅上涨,4月1日对全系锂电产品零售指导价进行一次上调,上调金额200—1000元不等。

广州路边停放着多个品牌的两轮电动车 图源:视觉中国

对于住在远离地铁,买不起小车、舍不得打车、但又担心公交堵车的通勤人来说,小电驴被认为是性价比之王。此番涨价,让打工人的通勤成本又增加了。

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们依然离不开电动自行车,“即便涨价疯狂,一线城市仍是小电驴的天下。”小牛电动车经销商李咏向时代周记者表示。

小电驴集体涨价

作为方便、快捷的代步工具,小电驴是一线城市通勤人青睐的座驾。

苏丹在广州工作,她有不少同事的通勤时间接近两小时,有的同事甚至是横跨3个行政区到公司上班。长途通勤,地铁搭配小电驴是他们普遍的选择。

“大家都是花2000元及以上的基础价格购买。”苏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有的同事为了省钱,会冒着“违规”的风险,去市场淘便宜好用的零件、自己改装。

曾有同事劝苏丹也买一辆,告诉她“骑小电驴上班是‘非一般的快乐’”。但苏丹不以为意,因为自己就住在地铁附近。

直到公司搬到了新的地点,那个只能乘公交车到达的地方,苏丹才真切体验到了同事的通勤痛点。

公交车晚点且发车量少、上班高峰期打车又堵又贵。据苏丹测算,无论采取哪一种公共交通方式,她所需的单程通勤时间都超过1个小时。“光是这一个月,我就迟到了4次。”苏丹很恼火。

她把目光挪回了曾经鄙夷的小电驴上——它能把将近1个小时的通勤时间,缩短到20分钟内。

这意味着,每天早上苏丹可以多睡个30分钟,再迎着柔和的阳光、踏着轻快的脚步出门上班,途中还能到便利店买个爆汁鲜肉包……工作日的早晨,快乐不过如此。

两轮电动车给出行的市民带来极大的便利 图源:视觉中国

每天开车上下班的王伟,因为七连涨的油价,感觉自己的口袋被掏空,也有了换辆小电驴通勤的想法,“从家到公司只能坐公交,太慢了。开车的话油价又贵。我总不能走路?”

苏丹、王伟开始在市场上寻找合适的小电驴。外型炫酷的顶配版电动自行车,5000多元一台,太贵;即便是亲民款,大部分也要2000、3000元左右;价格在1000元左右徘徊的型号,续航又太一般。

这边买车人在纠结,那边小电驴已经开始涨价,无论高端还是低端的型号。

据央视财经报道,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,各电动自行车品牌陆续上调价格,涨价幅度大的甚至超千元。杭州某品牌电动自行车门店销售在采访中表示,“以前这种大的车型普遍是在2000多元,现在都是3500-3800元”。

“受俄乌冲突影响,锂电池的进口原料价格暴涨,不仅电动车,就连使用锂电池的家用电器后续也会跟着涨。”李咏向时代周记者分析涨价的原因。

据他观察,多数消费者对电动自行车的价格接受范围在1600—2500元。所以听闻集体涨价,各级经销商都在担心仓库里积压的电动车现货,“那么贵,消费者还买不买单了?”

“打工人哪有那么多钱用在通勤花销上?最多1000、2000元了。”看着价格越涨越高的小电驴,苏丹摸了摸自己的钱袋,总结了三个字,“买不起”。

王伟也打消了买小电驴的冲动,“这价格,我不如割肉加油。好歹坐车里还是比吹风舒服”。

打工人还买单吗?

在一线城市,像苏丹、王伟这样通勤不便的打工人不少。

即便城市公共交通相对发达,如北京有27条轨道交通线路、上海有20条、广州有18条、深圳有13条,但受收入水平限制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住在轨道交通附近。

以广州为例,城区里有上千个城中村,这些城中村大多远离轨道交通入口,但因租住价格低廉,成为很多打工人高性价比的住处,入住率颇高。

《2021年度中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》显示,2020年,在广州,单程平均通勤时间为38分钟,平均通勤距离为8.7公里。通勤距离5公里以内的比重,广州为52%。

这刚好符合小电驴覆盖的里程范围。“一般来说,对于通勤里程在3公里以上、15公里以内、公共交通又覆盖不了的这部分人,小电驴就是刚需了。”李咏说,自己也偶尔骑着小电驴去买菜、兜风。

骑着两轮电动车在公路上等待通行的人们 图源:视觉中国

从这群通勤人的身上,商家看到了巨大的市场。

前有老牌电动车品牌雅迪、爱玛,后有打响高端市场的小牛电动,瞄准一线通勤人的需求,推出电动自行车,以来弥补电动摩托车的短板。

与电动摩托车相比,电动自行车体型较小,更加方便进出电梯、放置在家里或角落。也因体积小,使得通勤人即便在拥挤的地方、狭窄的小巷,也能灵活骑行。

电动自行车的车速也较低,时速小于25km,在一线城市人潮、车流拥挤的情况,安全性明显提升。

一线城市的通勤人也很买账。

截至2021年11月,仅广州的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就达到400万辆左右,“广州、深圳是电动车销量最好的两个城市。”李咏说,以深圳为例,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这两款车一年的需求量就达到80万辆。

李咏认为,未来在大城市,电动自行车或许会成为主流。相对电动摩托车,电动自行车价格更亲民。而且时速限制在25公里内,能满足短途周边出行。更重要的是,它不需要驾驶证。

涨价已成现实。苏丹退而求其次找到了电动自行车二手卖家。对方给出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报价:700-800元/辆,再加上几十块的挂牌费。

听闻二手电动自行车价格较低的消息,还没有购买电动自行车的同事,找到苏丹求拼单。苏丹怯怯地咨询商家,“团购三辆,能更便宜吗?”对方立马爽快答应了。

“在这个时代,精准满足需求最为重要。”李咏认为,只要市场需求还存在,资本就会不留余力地让每一个有需要的人都能骑上小电驴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苏丹、王伟、李咏均为化名)